返回列表 发帖

[乌克兰] 无奈出走到乌克兰代孕生娃的国人经历

  代孕在中国一直都是个敏感的话题,有关于中国是否放开代孕的争议也由来已久,一边是逐年递增的不孕不育,难孕夫妻理应享有生育权,一边是代孕放开后是否会冲击现有的伦理道德,是否会影响到男女平等,对女性产生剥削,是否会影响到现有法治,这些谁都没有办法预料。
new2102221.jpg
2021-2-23 12:02


  禁止与放开都不行的话,那么就只好让其游走于灰色地带,翻阅我国对于代孕行为的现行规定,暂时只发现原卫生部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中的第三条条文内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也就是说去代孕的人并不违法,违法的是提供代孕技术的人员。
  这也就相当于变相地给这些难孕人士开了一道代孕的口子,这些有需求的代孕人士,有的花着巨资,冒着钱财两空的风险在国内代孕,也有的千里迢迢,远赴海外合法代孕国家。这些海外国家中,乌克兰代孕因其价格低,服务好,成功率高吸引到了数以千计的难孕夫妻。


  子宫畸形,就只想要个孩子
  薛女士先天性子宫畸形,谈了好几场恋爱,最后都是因为不能生育而分手,历经千辛万苦才遇到个不嫌弃她的丈夫跟婆家。跟丈夫结婚多年后,薛女士觉得还是要有个小孩,这样的人生才能圆满些。托朋友介绍,找到我们芭比果果海外试管服务中心。


  目前薛女士的宝宝已经移植成功了,乌克兰的代妈也做了第一次B超,胚胎发育挺好。薛女士是冒着被疫情感染的风险远赴乌克兰,之所以这么急,不等疫情缓缓再去,是因为她现在年纪挺大,担心自己卵巢功能退化,如果不抓紧点,这自卵要个小孩的概率将会越来越低。
new2102223.jpg
2021-2-23 12:02


  (薛女士给我们看她代妈在医院拍的第一次B超照片)
  像薛女士一样在疫情期间跑去乌克兰代孕的不在少数,大多都是像她这样不能够等待的自卵试管人士,他们这些人是真心地想要一个孩子,有些时候她看到网上哪些对于代孕者恶毒的言论,真的是很愤怒,要是能生谁愿意这样耗时,费力,还得花上一大笔钱去折腾呢?


  做试管婴儿多年,再折腾下去身体吃不消,为了有个孩子只能选代孕
new2102224.jpg
2021-2-23 12:02


  林女士跟丈夫结婚较晚,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夫妻俩备孕了1年没有动静。去医院查性激素,检测排卵,查精子质量,该查的都查了,林女士还做了输卵管造影,都没有发现啥问题。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宫腹腔镜联合手术,但医生说,在手术中没发现啥大的问题,林女士输卵管两侧都很通畅,宫腹腔内也没有异常,医生建议林女士抓紧时间怀孕。从医院回来一晃一年过去,林女士的腹部还是空空如也,用林女士的话说,“希望,在每个月排卵期熊熊燃起,失望,在每个月大姨妈准时拜访中产生。”
  之后林女士去了做试管,移植多次,每次要么是怀不上,要么就是怀上了总是无缘无故胎停。
  多次的取卵,多次的移植,身体被折腾的很差,不到四十岁的年纪,林女士一头白发。她讲,再折腾下去,命都会没有。但这要一个孩子的心愿一直在夫妻俩心中萦绕着。后面夫妻俩听了一个生殖科大夫的意见,决定前往乌克兰这个国家进行代孕。
new2102225.jpg
2021-2-23 12:02


  (林女士代妈跟家人一起过圣诞的照片)
  林女士说,起初她以为代孕都需要准备很多钱,只有像富豪、明星这样的人才能够花的起这个钱,不过当她了解到乌克兰代孕的费用后,才发现像他们这样的工薪家庭也是能够负担起的。林女士算了一下她抱上的这个孩子,总共花费三十多万人民币。更让她难以想象的是,在乌克兰试管期间,这服务就跟度假似的,住着大别墅,别墅里还有保姆阿姨照顾饮食起居,出门有翻译陪同,专车接送。之所以这么便宜,主要的原因是乌克兰经济不好。代妈能挣到的钱并不会少,代妈生下孩子后能拿到十多万,每个月还有补贴和营养费,这钱在乌克兰不是个小数目,而且代妈们都被机构照顾的很好,不像网上所说的会被豢养起来,被剥削之类的,像她选择的这家马丽塔医院,她家代妈前七个月是住自己家中,后2个多月会被安排到公寓内,一人一个房,专人照顾,可能有些人自己怀孕都没这待遇。


  高龄失独,想要个孩子重生
  当青丝变华发,年华不断老去,失去独子,这种钻心之痛绝非常人能忍受,但再要一个孩子或许就能给这些人带来稍许寄托。
  据了解由于计划生育政策所导致的高龄失独现象已成为社会一大问题,据卫生部《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估算,我国每年大约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失独家庭超过百万个。
new2102226.jpg
2021-2-23 12:02


  (高先生夫妇代妈)
  很不幸,高先生夫妇属于这一群体。高先生夫妇唯一的儿子因为骨癌不幸离世,五十多岁的夫妻二人,没了孩子,感觉这人生也都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夫妻二人在朋友的建议下,跟子宫畸形的薛女士一样通过我们芭比果果海外试管服务公司远赴乌克兰代孕生子,目前宝宝已经在乌克兰代妈肚子里呆了五个月,就在前几天夫妻俩还跟远在乌克兰的代妈视频聊了天。现如今的高先生夫妇正积极地为这个孩子的出生做着准备,二人又重新对生活燃起了希望。
  在中国还未对代孕进行立法的情况下,这些难孕者不得不远赴万里之外的乌克兰,有的是为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能像其普通人一样,有儿有女,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也有的是让自己在接下来的人生旅途中能有个寄托。他们这些人跟其他人一样理应享有生育权,对于他们,我们应该要有同理心,多些包容。


关于乌克兰代孕的相关费用,流程还有关于法律法规详情及出生孩子回国上户口等问题,可以加芭比果果咨询师 77031698 具体了解。

返回列表